1899年,商人乔治贝克维茨(George Beckwith)给这块草地围上了围栏,两端加上球门,于是,白鹿巷在这里有了最初的模样。

那年夏天,托特纳姆热刺俱乐部董事约翰欧维(John Over)租借了这块场地,热刺队也从靠近808高速公路的诺斯博兰郡公园球场搬迁而来……

118年后,伴随热刺与曼联英超倒数第二轮的终场哨响,万千白鹿巷球迷涌入球场,在滂沱的雨中用深情一吻,与他们热爱几十年的球场作别。

本场比赛之前,这座拥有雄厚底蕴的古老球场已经亲眼见证了2619场比赛,热刺在这里取得了1528场胜利,打入5459个进球,平均每场比赛有32026名观众来到这里现场观战。

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习惯主场日的周末来到这里,习惯坐在自己熟悉的看台专属的座位,见证球队的成长蜕变。

这样的习惯,可能爱自己他们的父亲甚至祖父,在这座拥有92支注册俱乐部,15座正规球场,6支英超球队的伦敦城,这些人仍然愿意保持着这个单纯而美好的习惯和最本真的热爱……

吉米-格里夫斯、格伦-霍德尔、大卫-麦凯、加里-莱因克尔、保罗-加斯科因、克里夫-琼斯、尤尔根-克林斯曼、帕特-詹宁斯、泰迪-谢林汉姆,名声如雷贯耳的传奇就行成就了白鹿巷球迷一段有一段的美好回忆;

而哈里-凯恩、本-戴维斯、乌戈-洛里、克里斯蒂安-埃里克森、孙兴慜等一代中流砥柱,更是造就了托特纳姆热刺本赛季联赛19个主场不败、追平队史14连胜、打破2007-08赛季创造的47球主场进球纪录,以及1962-63赛季以来的顶级联赛最高排名。

本场比赛结束后,白鹿巷将立刻被拆除,热刺将在包括原址在内的区域兴建一座造价接近8亿英镑的新球场。

其实新球场的的开发计划,早在2014年就开始启动,热刺球迷不用告别这里太久,2018年,全新的白鹿巷将投入使用,届时球场的坐席从目前的36000余人增加至61000余人,新白鹿巷将超越酋长球场(60,432人)和伦敦碗(60000人)成为全伦敦最大的球场。

新白鹿巷的草坪与看台距离非常之近,超过了任何一座类似的英国球场,南端设计的一座单层观众席,包含17000个座位。设想近2万名热刺球迷汇聚于此,制造出山呼海啸般的声浪,这将是怎样一副壮观的景象!好比威斯特法伦南看台现身北伦敦。

新白鹿巷不仅会用于足球赛事,热刺俱乐部与NFL签订了10年的比赛合同,每年会有两场美式橄榄球赛在这里举行。因此,球场的设计兼顾了足球和橄榄球,配备了两种运动所需要的设施,比如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可伸缩草坪,在草坪下面是一个人工平台,适用于多种活动,包括美式橄榄球;还有三条球员通道,一条用以足球比赛,另两个分别为参加橄榄球赛的主客场球队准备。

除了球场本身的功能之外,热刺还在周边设计了许多休闲娱乐活动设施。旁边紧挨着球场的一栋新建筑里会有一些极限运动设施,例如世界上最高的室内攀岩墙。球场顶端将建造天空走廊,球迷们可以选择在体育馆顶部走一圈,欣赏伦敦的风景。

俱乐部还会在球场附近建造一个拥有180间房间的酒店,每天早上起来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新球场的风景,这是一种怎样激动人心的体验?

接下来的第一个赛季,热刺将暂时迁都温布利大球场,偌大的球场说借就借,我们还是带大家一起来了解一下,大伦敦地区的球场们吧!

在伦敦,英格兰国家队的主场温布利大球场几乎是一个球迷必须去的地方,著名的拱门横跨伦敦的夜空。

始建于1923年,这里曾经在1966年世界杯和1996年欧锦赛分别见证了英格兰队和德国队夺冠的辉煌时刻。

在即将进入21世纪的时候,旧温布利显得越来越陈旧老化,尽管她是一个足球圣地,但是已经无法满足现代足球比赛的需求。英足总最终还是选择了拆除旧温布利球场。

2000年10月7日,旧温布利的最后一场比赛在德国和英格兰之间展开,德国队的哈曼打进制胜球同时也成为了在温布利最后一个进球的球员,这场比赛的失利也直接导致了英格兰队主教练凯文基冈下课。赛后许多球迷把球场座椅拆下留作了纪念,此后温布利也正式关闭。

新温布利在2007年投入使用,并承办了那年的足总杯决赛。耗资达7.8亿英镑的新温布利是一座现代化的高科技球场,拥有90000个座位,有可以浮动关闭的顶棚,是全世界最大的可封顶式体育场。新温布利是欧足联五星级足球场,承办各类顶级赛事。

阿森纳的第一个主场—海布里球场启用于1913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它幸运地逃过了被德军炮弹炸毁的命运,随后他就成为这个地区的中心点。

2006年5月7日,这是一个令阿森纳忠实拥趸们难以忘怀的日子,枪手们在自己的海布里球场迎战维甘,这是海布里球场所举行的最后一场比赛,阿森纳将在随后迁入他们的新球场酋长球场。

在被用作足球场93年后,海布里如今正转变为一个拥有700间高档公寓、豪华单房、双房和三房的广场;而全新的酋长球场,则让阿森纳的比赛日收入从海布里时的3740万英镑增长到现在的9000万英镑。

作为一座现代化的球场,酋长球场能够容纳6万名球迷为主队呐喊助威。酋长球场内的座椅全部为红色,教练席对面的看台上有个别作为是白色,他们连在一起正好组成了枪炮模样,这是阿森纳俱乐部的标志。

这也是看台上仅有的几个白色座位。球场四角有四块大屏幕,球迷在比赛时可以从不同角度观看比赛的慢动作回放和比赛时间。在酋长球场中,你能见到很多阿森纳元素,在球场通道走廊内,你能见到不少球队的精彩瞬间和历史时刻,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有两张,一张是枪手们在海布里的最后一场比赛,另一张则是枪手们在酋长球场首战的精彩瞬间。

一百多年,斯坦福桥尚未破土时,一条名为“斯坦福”的小溪曾流经这里,作为泰晤士河的支流,斯坦福小溪上架有两座桥,一座是位于国王路的斯坦桥,另一座是修建于富勒姆路的斯坦福桥。

1905年,富勒姆因经济原因放弃了入驻斯坦福桥的机会,摩拳擦掌的大西部铁路公司借势创建了自己的足球俱乐部——切尔西。

据悉,根据阿布从未放弃“新球场”的想法,此计划终于在不懈努力下如愿获批,蓝军球迷有望在2018年看到斯坦福桥动工的场景,届时切尔西将斥资2000万英镑组下温布利大球场,征战从2018-19到2020-21赛季的各项比赛

西汉姆也是经历主场搬迁的另一只伦敦球队,历史悠久的厄普顿公园球场也就是过去的博林球场(Boleyn Ground),曾是“铁锤帮”西汉姆联的主场。

历史在1944年8月,一台V-1 flying bomb轰炸机降落于球场草地的西南面,使球队未能在主场作赛,但仍未阻止西汉姆联取得九连胜的佳绩。在12月,球队重返厄普顿公园球场进行比赛,首场比赛1:0不敌热刺。

许多媒体至今仍不知道如何称呼本赛季西汉姆联的新球场,“伦敦碗”、“伦敦奥林匹克”和“伊丽莎白女王奥林匹克体育场”都曾见报,其实“铁锤帮”的新主场官方定名十分简单,就叫“伦敦球场”。

伦敦球场的规划开始于2007年夏天,并于2008年5月22日正式开工建造,于2011年3月29日完工,于2012年4月收工。在奥运会结束之后,经过了多方争夺甚至法庭调节等,西汉姆联俱乐部以99年长期租约形式成为了伦敦碗的新主人。凭借着乔迁之喜,西汉姆联在2016-17赛季前一口气买了5万张季票!一旦日后找到球场冠名赞助商,那球队的房租甚至盈利都有着落了!

球场在1924年8月30日由伦敦市长主持揭幕,当时只有一个看台(即现时的主看台),首场比赛水晶宫以0:1负于谢周三。

在1953年加装汛光灯设施(部份仍在主看台盖顶),但九年后由球场四角的灯塔代替。塞尔赫斯特公园直到水晶宫在1969年首次升上甲组才作重大改善,加建“阿瑟韦尔看台”(Arthur Wait Stand),主看台改为坐席。在1983年水晶宫以200万英镑将“白马径看台”(Whitehorse Lane)背面及停车场卖给森斯伯瑞超市(Sainsburys)以舒缓财困。

1986年查尔顿竞技迁入与水晶宫共用塞尔赫斯特公园为主场球场,为英格兰首宗联赛球队共用球场协议。当查尔顿竞技返回山谷球场(The Valley)后,温布顿在1991年成为新租客。“贺姆斯代尔看台”(Holmesdale)在1994年拆卸,一座两层8,500座的新看台在一年后落成,而主看台的顶盖因漏水而更换。2002年温布顿获准在迁离伦敦,于2003年正式迁出并更名米尔顿凯恩斯。

2008年塞尔赫斯特公园球场由HBOS及前托特纳姆热刺副主席保罗金士利(Paul Kemsley)旗下的洛克集团(Rock group)共同拥有,以25年长约租予水晶宫,年租120万英镑。惟前者于2009年1月被莱斯银行(Lloyds Banking Group)并购,而后者于6月进行债务重组,担任资产管理人的PwC会在市场价格合适时将球场出售套现。

沃特福德和阿森纳有一个有趣的地理关系,两队的训练基地同在科尔尼地区,几乎只隔着一道篱笆,但两队的主场,却相隔18公里。

“牧师路看台”(Vicarage Road Stand)原本是一个露天阶级看台,1978年设立电子计分板,成为1980年代沃特福德队黄金时期的标志。为表示与主场球迷团结一致,格拉汉姆泰莱(Graham Taylor)坚持在看台边的后备同样没有遮盖,直到主场球迷区域加上顶盖才结束。

英国是现在足球摇篮,仅仅伦敦地区,就有太多有故事,有回忆的主场,如果你想了解更多这里的故事,不妨跟随我们的《英伦足球地理》节目一起探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